请你代我照看爱情

时间:2019-08-08 10:55       来源: 中信3
   静殊是我最要好的朋友,她学的是中西比拟文学。她是典型的才气横溢的气质美女,本科毕业后直升本校的研讨生,研讨生毕业后以优良的成果留在教研室,协助博导苏教授整理一些书卷和文章。
  
  苏教授是个十分有特性的古典文学教授,受学生欢送到了什么水平呢?只需是他的课,阶梯教室简直济济一堂,挤不下的人都坐到台阶上了,
  
  静殊在多年以后对我说,能给苏教授当助手是她一辈子最幸福的事。她经常在整理苏教授的书稿时看到里面的一两首诗,配上一幅简约的铅笔小画,活灵活现,很美很共同。
  
  静殊是极聪明的女子,和苏教授配合得十分好。苏教授有间宽大的办公室,那是个有些历史的铺红色木板的老楼,掩映在树丛深处,高大梧桐树的影子总是在地上摇曳。静殊经常在苏教授小憩的时分为他读古典诗词,苏教授会忽然说一句:“这个词用得好啊,妙趣横生,你是从哪里寻来的这本书?”那种默契,让她觉得真是上天赐给她的幸福。
  
  最初的日子,静殊每天下班后来我这里小坐,两眼发光。她总是问我:“你晓得那种幸福吗?那个男人天赐的才气,让我爱慕不已。”我给她泡一壶上好的大麦茶,她把白瓷杯握在手里,给我讲傍晚时那间古老的博导办公室,宽大的梧桐树,地板拖过的水迹和无声的静默。
  
  这样过了大约半年吧,有一天静殊来到我的小屋,半天不说话,一启齿却湿了眼睛。她渐渐地说:“珊瑚,我要去法国了,你晓得,这是没方法的事。不过,我有一个小小的恳求,你是我最知心的朋友,我走后,你多帮苏教授整理书籍,替他读读诗,好吗?”我的心沉了下去。很早以前,我就有一种预见,只是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。静殊缄默了好一会儿,她晓得我明白是怎样回事。
  
  静殊经常出入苏教授家,苏教授夫人是个有月牙儿眼睛的女人,很温和,总是笑。静殊一去,中信3会端来一杯茉莉花茶,递上一个笑容后走开。这样的女人,像是一朵暗夜里的栀子花,迟缓地发出香味,没有任何力气伤害到他人,衔接间的伤害都没有。可她在苏教授的身边,那种激烈的觉得让静殊只要选择默默地躲开。
  
  我晓得静殊的个性,我没有任何抚慰她的话,她是个能够承当的性情女子。静殊走的时分,很多人感到可惜,可是她去意已决。
  
  静殊走后,我记住了她的托付,由于住得离校园近,我常会在下午没课时去苏教授的那间老式办公室。屡屡进去,我就想起静殊当初向我描画的场景。我依照她的习气先拖一遍地板,为苏教授泡上一杯浓茶,翻开窗户让阳光透进来,再为苏教授读上一两段静殊罗列的书单里的篇章。一天傍晚,当我读里尔克的诗时,我发现苏教授有了一丝恍惚,我晓得他想起静殊了。
  
  静殊偶然会跟我通电话,每次都问到苏教授,问他的身体,还有最近读的书籍。她说,她买到了苏教授无意中提到的一本书,会给他寄去。除此以外,她彻底地消逝在苏教授的生活中了。
  
  苏教授收到了静殊寄来的书,还有一张小小的字条,是静殊的笔迹:“教师,书是你喜欢的版本,不能为你做点什么,不能为你读书,是我终身的遗憾。“我看到了苏教授的手有些轻轻地发抖,我能看出他心情的变化。这是个感情充分有激情的男人啊,只不过他的激情都表如今了学术上,都在那一堂堂活灵活现活色生香的课上,在对爱情的神往和描画上,我晓得他躲藏了什么。
  
  那天下午,在那间有梧桐树斑驳影子的办公室里,对着我这位学生也是静殊最好的朋友,苏教授说:“很多感情就像故土一样,远远地就在那儿了,每次的远行,幸福就像被我们带在身上”我看到他认真抚摸着静殊寄来的书,伸手从窗外揪下了一片梧桐树的叶子,认真地擦洁净,夹在书的内页里。
  
  两年后,静殊回来过一次。那是一个雨天,她从包里选了一本书,让我陪她去苏教授的办公室外悄然地站一会儿。然后,她让我进去给苏教授读书,不通知苏教授地回来了。她不断站在外面听,好一会儿,我出来时,看到她不断坚持着一种姿态,没有打伞,那么地陶醉。她只是安静地问我:“苏教授是不是又说了好?”我说:“何止,他还问我从哪里找来的这本书,他找了很久。”静殊的眼泪流了下来。
  
  不断以来,苏教授并不晓得是静殊在替他做着各种各样的事。我问她:“不去看看教授?”她摇了摇头:“我怕控制不住本人的心情。有些感情,相见不如思念有些感情,是要止于感情的。珊瑚,谢谢你不断以来替我照看爱情。”
  
  在雨中,我们缄默好久。静殊,再一次分开。  

« 上一篇:短信错发给妻子之后
» 下一篇:露水和单车

    ##form id="hha9q">##/form><li id="hha9q"></li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