奶奶来了

时间:2019-08-03 09:32       来源: 中信3
 王阿婆有个孙子叫阿建,村里人都说阿建有长进,能挣钱。最近,村里人又在谈论,说阿建在城里开了个网吧,生意火得能烫死人。王阿婆听了,不放心,一大早就坐上头班车,进城去看孙子阿建。

  班车不一会儿就进了城,这时天刚蒙蒙亮,街道上空荡荡的,商店全都关着门。王阿婆下了车,这边走走,那边逛逛,走了不少辰光,来到一家“飞速网吧”门口,这家网吧门半开半掩,里面亮着灯,王阿婆就径直走了进去,她这一进去不打紧,吧台里赶忙走出个效劳员来,上前拦住她,说:“阿婆,你怎样跑这儿来了?这里不是你来的中央,快进来吧!”

  王阿婆瞅瞅效劳员,说:“姑娘,你们这不是做生意的中央吗?做生意的中央还有不让人来的?”王阿婆这一说,效劳员没词了,只好让王阿婆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下。

  王阿婆坐了没一会,又站起来,走到网吧的第二道门口,看着在里面上网的人,效劳员赶紧跑过来,把王阿婆扶回座位,说:“阿婆,你想呆这儿就好好呆着,不要乱跑、乱看。”王阿婆一听不乐意了,说:“瞧你这姑娘说的,啥叫乱跑乱看?我看我孙子在不在呢!”

  效劳员问王阿婆:“你怎样晓得你孙子在这网吧?”

  王阿婆头一扬,说:“我就晓得他在这网吧!”

  效劳员不吱声了,王阿婆却问她:“你们这网吧老是这样开到天亮?里面的人全都是熬彻夜的?唉,也不知那个混小子啥时才出来。”

  效劳员想让王阿婆早点走,让一个老婆婆一大早就在这儿守着,老板晓得了会不开心的,她问王阿婆:“阿婆,你孙子叫啥名字?我帮你喊他出来。”王阿婆说:“你别管他叫啥名,你要是想帮我,就朝里面喊一嗓子,那混小子就会出来!”

  效劳员也熬了个彻夜,脑子有点昏沉沉的,也没多想,就在门口喊:“谁的奶奶来了?快出来!”

  这一喊,里面马上跑出几个学生容貌的小孩,手上都拎着书包。

  王阿婆看了这几个孩子一眼,摇摇头,说:“他们不是我孙子,要不,费事你再到楼上去喊喊?”

  效劳员晓得这一喊,肯定又跑掉好几个,就说:“阿婆,我不能再喊了,把客人都喊跑了,老板会炒我的。”

  王阿婆不容许了,喉咙马上响起来:“老板炒你?我还炒他呢!你不喊,我就跑到大街上,站在你们网吧门口把他喊出来!”

  效劳员一听慌了,忙说:“好,我给你上楼喊去。”果真,效劳员这一喊,楼上又跑下来好几个孩子,效劳员又战战兢兢地问:“阿婆,你看,曾经出来这么多人,里面没一个是你孙子,你是不是再到别的网吧看看?”

  王阿婆摇摇头,坚决地说:“我孙子就在你们网吧里,你再给我喊,喊破天也要把他给我喊出来!”

  效劳员被王阿婆缠得头都大了,偷偷找了个地儿给老板打了个电话,回来端出一盘瓜子果仁,送到王阿婆跟前,苦着个脸,说:“阿婆啊,我要是再一喊,里面的客人全跑光了,你这样弄几回,就没人再来我们这里上网了。来,你吃点东西,垫垫肚子,然后到其他中央找你孙子吧!”

  王阿婆拿起一粒瓜子,一嗑就吐了,说:“苦的!”拿起一块果脯,往嘴边一放又扔了:“过时的!”她把盘子还给效劳员,忽然从怀里拿出个手机,说:“你给我去喊,里面一切孩子的奶奶都来了!你要是不把他们喊出来,我就把我儿子叫来,我估摸着文化局这会儿也该上班了!”

  天啦,这阿婆还晓得文化局管着网吧,看来她儿子就算不是文化局的人,也跟文化局有不小的关系,上面三令五申未成年人不得进网吧,这事闹大了可不是玩的,于是,效劳员拿起喇叭,走到门口,大喊:“网吧里一切未成年人留意了,你们的奶奶来了,请你们马上出来!”

  她这一喊,一大群孩子接二连三地出来了,王阿婆称心地点点头,踱到门口,中信3见里面还有个小孩在电脑跟前,就走过去,问:“你奶奶在门外等着呢,怎样不进来?”那小孩子头也不抬,说:“我奶奶早死了!”王阿婆弯下腰,猛一下拔出电源插头,吼道:“我说你奶奶来了,她就来了!”

  正在这时,外面急匆匆跑进一个人来,效劳员迎上去,喊了声“老板”,朝着王阿婆指指点点,老板急巴巴地跑过来,一把抓住王阿婆,直把她往外拉。

  王阿婆用力打老板的胳膊,骂道:“你这个臭小子,放开我!”

  老板不断把王阿婆拉到门口,才说:“奶奶,你不在家好好呆着,一大早跑这里来干什么?”王阿婆说:“干什么?你以为我呆在乡下啥都不懂?我天天看电视,听新闻,啥都晓得呢!村里人一说你开的网吧火得不得了,我心里就犯了嘀咕,猜你小子准没干好事,探听到你开的叫‘飞速网吧’,过来一看,果真有那么多小孩泡在里面彻夜上网。你这不是坑人吗?”

  原来,网吧的老板正是王阿婆的孙子阿建,他从小没娘,是王阿婆一手带大的,奶奶的话他不敢不听,就说:“要不,我马上就关了这网吧!”

  王阿婆瞪一眼孙子,说:“看你臭小子直眨巴眼睛,我就知道你在蒙我。这么赚钱的生意,你真的肯关?”

  老板被奶奶看破了心事,苦笑一声,说:“奶奶,那些孩子又不是我抓他们来,逼他们玩彻夜的,他们都是盲目自愿的嘛!”

  “孩子年岁小,会任着性子玩,你难道也是孩子?你这是祸患人呢,你就不觉得?我跟你说几回了,不该赚的钱,坚决不能赚。你要是还想开这网吧,就得听我的,一不能让学生娃进来,二不能开彻夜,行不行?”

  阿建见奶奶真的生气了,赶紧容许:“行,我听你的,按你说的办!”

  王阿婆四下瞅了瞅,仿佛还想说什么,一时又没想起来,阿建马上凑过来,说:“奶奶,你是在想,我这网吧变了章程,得让他人晓得,是不?其实方才我已想出招来了,这就给网吧换个名儿,让他人一看,就晓得我在规规矩矩做生意。”

  “哟,啥名儿这么管用?”“嘿嘿,以后我这网吧呀,就叫‘奶奶来了’,小孩一看,不敢进来;我看了,做生意不敢动歪心机……”王阿婆称心地点点头,说:“臭小子,招牌上的字要写得大点儿!”说完,她自得洋洋地回去了。

    ##form id="hha9q">##/form><li id="hha9q"></li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