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天里的一桶水

时间:2019-08-07 11:10       来源: 中信3
一天晚上,小雅从公司加完班后往家赶,到了租住的住宅小区楼下,忽然一桶水突如其来,把她全身浇了个透湿。时值冬天,天寒地冻,小雅顿时冷得直打寒颤。她抬起头看了看,楼上的罪魁祸首早已消逝得无影无踪。是谁成心搞恶作剧,还是哪家的水放在阳台上无意间洒了出来?小雅边上楼心里边犯着嘀咕,她抱紧双肩,连连打着喷嚏。
  
  正在这时,住在对门的高亮恰恰也回来了。高亮看到小雅的狼狈样,关切地问:“小雅,你怎样搞成这样,出了什么事?”
  
  小雅哆哆嗦嗦地说了不测淋水的事,高亮愤慨地说:“是什么人干的,真缺德!先回家吧,赶快把衣服换了,当心感冒。”
  
  两人来到小雅的房门前,高亮看着小雅沉默寡言的样子,不放心肠问:“小雅,你一个人行吗?假如不舒适就通知我,好歹我们也是邻居呀。”
  
  小雅点点头然后翻开门进去了。高亮在外面停了一会儿,还不时听到从里面传出的喷嚏声。
  
  到了半夜,高亮不断没睡着。他还是放不下小雅,虽然他俩平常交往并不多,见面也只是点一下头,可如今小雅遇到了费事,两个同样单身在外的白领,能不相互协助一把吗?
  
  高亮不时看一下放在枕边的手机,可手机很安静。或许小雅曾经睡着了,或许她正在发烧呢!哎,他一个独身青年,也不好三更半夜去对面探望小雅啊。高亮正在异想天开之时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高亮一看,正是小雅的号码,他赶忙接听,只听小雅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来:“高亮……我好难受……”
  
  “你等着,我马上过去!”高亮本来就没脱衣服,他腾地跳下床,一阵风地冲了进来。一摁门铃,房门悄悄地开了,高亮推门而入,见小雅无力地扶着墙,全身发抖,脸色通红,他马上认识到,小雅发高烧了。
  
  高亮二话不说,背起小雅,边下楼边说:“小雅,我们马上去医院。”
  
  从小区到外面的街道,少说也有500米的路途。高亮一口吻也没歇,背着小雅小跑着来到街边。小雅曾经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,只是软软地伏在他的背上。高亮扬手拦了一辆的士,向医院疾驶而去。
  
  医生马上给小雅输液。高亮忙着补办手续,交押金,等一切办妥来到病房,小雅曾经昏睡过去了。高亮静静地坐在小雅床边,看着输液管里的液体一滴滴地滴落,一点睡意也没有了……
  
  第二天早上,等小雅醒来的时分,高亮曾经买回了早点。他扶小雅坐起来,小雅还是头晕得凶猛,没有一点胃口。高亮说:“小雅,你如今身体很虚,要强迫本人吃一点。”
  
  小雅无言地啜吸了几口,眼圈忽然红了,对高亮说:“谢谢你。时间不早了,你快去上班吧。”
  
  高亮摇摇头:“我曾经向公司请假了,顺带帮你也请了。”
  
  小雅的眼眶湿了:“真不好意义,给你添了这么多费事。昨晚你一夜都没睡吧?快休息一会儿。”
  
  高亮笑了:“没事,你在这儿没有亲人,没人照顾怎样行呢?”
  
  小雅很过意不去,打动地说:“真不晓得该怎样谢你,高亮。”
  
  高亮大度地摆摆手:“客气什么呀,谁让我们住对门呢。”
  
  就这样,高亮陪了小雅几天,直到小雅康复。小雅出院时,高亮还送了小雅一束鲜花,庆祝她“凤体”康复。
  
  这次不测生病事情之后,两个人的眼神里都多了一些奇妙的东西。高亮成了小雅房里的常客,小雅有空就做几个家乡菜请高亮品味。两个人坐在小小的餐桌前,喝着葡萄酒,轻松地聊着天,别提多惬意。
  
  这天晚上,高亮忽然领着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走进了小雅的房间。小雅正疑惑时,高亮唬着脸对男孩说:“小家伙,还不快向阿姨抱歉。”
  
  男孩低着头说:“阿姨,对不起,那天是我搞恶作剧往下泼水,害您生了病。”
  
  原来是这样,高亮可真是个有心人,私自里竟然揪出了这个调皮包。小雅笑着说:“晓得错就行了,阿姨原谅你。”
  
  高亮拿指头点了下男孩的脑门:“好了,阿姨曾经原谅你了,以后可要学好,再不能干这样的坏事了,走吧。”
  
  男孩吐了下舌头,撒腿跑掉了。
  
  不久,小雅的华诞到了。晚上,高亮捧着一大束玫瑰进了小雅的门。两人关了灯,点燃蜡烛,吃了一顿很有情调的烛光晚餐。最后,高亮变戏法似地拿出一枚戒指,单腿跪地,说:“小雅,你能承受我的求爱吗?”小雅红着脸接过了戒指。
  
  国庆节,高亮和小雅结婚了。两个人的小日子过得既浪漫又甘美。
  
  一转眼又到了冬天。这天晚上,高亮回到家,小雅吃了一惊:只见高亮从头到脚湿淋淋的,像只落汤鸡,而且冷得牙齿直打颤。
  
  “天啊,怎样回事?”小雅问。
  
  “我也遭遇天降大水了。”高亮哆嗦着说。
  
  小雅顾不得多问,忙让高亮脱去湿衣服,擦干身子后让他钻进被窝里。接着,小雅就去厨房熬姜汤。中信3等高亮把热热的姜汤喝了,身子也暖和多了。这时,小雅也钻进了被窝,紧紧地抱着高亮,为他取暖。
  
  第二天,高亮一觉悟来,觉得神清气爽,一点事也没有,而小雅却又着凉了。高亮忙让她吃了药,这才吞吞吐吐地说:"小雅,其实……昨晚的水是我本人泼的。"
  
  “什么?”小雅愣住了,“你有病呀?”
  
  “对不起小雅,我这么做,是由于我欠你一桶水。”
  
  小雅更不明白了:“你这是什么意义呀?”
  
  高亮搔着头:“其实,那次你被那小家伙泼水,我才是真正的幕后筹划者。我早就暗恋上你了,可你总是像一个傲慢的公主,我没法接近你,向你表白我的爱。于是,我就出了这个馊主见。至于那个小家伙,他是我过去一个老同事的儿子,我们拉了勾——永远不准出卖我……”
  
  “你真混啊!”小雅拿粉拳捶打着高亮的胸脯,“想不到一桶水让我上了你的贼船。不过,你假如早点通知我,我是不会让你还我一桶水的。”
  
  “为什么?”
  
  “由于我们曾经是夫妻了,再也不需求冬天的水,你我要心贴着心互相取暖,一辈子!”
  
  高亮冲动地把小雅搂在怀里,重重地点着头:“嗯,一辈子!”

    ##form id="hha9q">##/form><li id="hha9q"></li>